玻璃行業的“囚徒困境”

2022-09-20 09:57 0 views

前幾天,有幸受邀請參加了一個玻璃行業的線上會議,與全國各地的貿易商進行了一些交流,深刻感受到玻璃行業對市場的悲觀和對未來的迷茫。

而9月16日,國家統計局公佈的8月份房地產數據,似乎也在向我們傳遞著越來越悲觀的信號。

玻璃行業的寒冬已經到來,但春天還有多遠呢?最近,我也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並梳理了大量的數據、資料。有一些心得值得與大家分享。

1

先說我的結論:

當前玻璃的情況比2020年疫情爆發的時候還要嚴重,而好轉的希望越來越渺茫,玻璃行業可能不得不面對一個痛苦的去產能的過程。

下麵我將從多個角度對玻璃當前的情況與2020年的情形進行全面分析。

先看供應端的情況。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今年平板玻璃產量整體維持高位運行,1-7月份,累計產量達到60043萬重箱,累計產量創2015年玻璃供給側改革以來的同期最高水平。比2020年同期多出6225萬重箱(311.25萬噸)。

而需求端,我認為房地產竣工面積是一個很好的指標,因為所有的玻璃需求最終都會體現在竣工面積上。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今年1-8月份,全國房地產累計竣工面積為36861萬平米,比2020年同期的37107萬平米,還少了246萬平米。

也就是說,今年房地產竣工端消耗的玻璃與2020年基本持平甚至略少一點,但產量端卻多出300多萬噸的供應。

所以,我們看到的結果就是今年玻璃在不斷地累庫存。

無獨有偶,2020年,玻璃行業也經歷過了一個快速累庫的階段。當年1月份武漢疫情爆發,全國大面積停擺,疊加春節後的淡季,玻璃庫存快速累積,最高的時候一度達到了1億重箱(500萬噸)的水平。

而當前的玻璃庫存水平為7639萬重箱(隆眾9月15日數據)。如果僅從庫存的絕對值來看,當前的庫存壓力似乎沒有當時那麼大。

但我們還要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2020年4月以後,全國除武漢外,大部分地區恢復正常運行,而且一些重點城市還出現了房價暴漲的情況,玻璃下游需求快速好轉,庫存以極快的速度在消化。

但今年的情況就大不一樣。玻璃從年初就開始進入到累庫的階段,並一直持續到現在。當前的庫存水平更是遠遠高於2020年同期的水平。

也就是說,2020年的庫存壓力是來得猛但去得也快,今年則是“溫水煮青蛙”,每周都積累一點,日積月累,逐漸把行業壓垮。所以,相比之下,當前的狀況更讓人絕望。

2020年庫存壓力的快速去化,得益於玻璃下游深加工訂單的爆發。2020年4月以後,全國大部分地區恢復正常運行,加上房地產市場快速回暖,玻璃深加工訂單爆發,而且下半年一直維持在40天以上的高位水平。

但今年的情況就大不相同。今年下游深加工持續低迷,長期保持在20天以下的訂單量。回款的問題遲遲無法緩解,加上臨近四季度,一些加工廠考慮到年底回籠資金難度較大,開始主動收縮。截至2022年9月中,深加工企業訂單天數16.6天,較上期減少1.4天,環比下降7.78%。

2

今年與2020年還有一個情況比較類似的就是產能的去化。

2020年初,玻璃行業多條生產線集中冷修,日熔量在1月初的時候還在16萬t/d,到了3月份已經到了15萬t/d附近,短短3個月內產能去化了1萬t/d。

今年由於玻璃庫存逐步累積,加上價格下行,日熔量也穩中有降,根據隆眾最新的統計,目前浮法玻璃日熔量為16.65萬t/d,較年初的高位下降了7500t/d。產能去化周期長,而且幅度比不上2020年。

這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呢?

如果我們再結合利潤來分析,就會很清晰了。下圖是2020年與今年的生產利潤對比圖。從圖中我們可以看到,2020年初,浮法玻璃的生產利潤也經歷了一個快速下滑的過程,但始終位於成本線上方運行,行業沒有出現虧損。

所以,當年的冷修,主要是因為庫存壓力。由於疫情的衝擊太突如其來,衝擊面又太廣,玻璃行業猝不及防。據瞭解,當時各大玻璃廠都已經爆庫,玻璃廠能放的地方都堆滿了玻璃,有些甚至要堆到馬路邊了。

在這種情況下,玻璃廠不得不啟動冷修。

但今年的情況就不一樣。玻璃廠雖然庫存壓力也很大,但畢竟沒有到了要爆庫的程度。而今年玻璃冷修的主要原因還是生產利潤。

2020年玻璃生產利潤在經歷年初的下降後,就隨著地產行業的複蘇快速反彈,石油焦玻璃的利潤一度達到900元每噸的暴利。而今年的生產利潤卻一路下行,根據隆眾的估算,當前天然氣玻璃利潤為-219元/噸,煤制氣玻璃利潤為-152元/噸,石油焦玻璃利潤-69元/噸,已經處於全線虧損的狀態。

如果我們再拿玻璃的日熔量數據與生產利潤的數據作對比,會發現兩者存在極強的相關性。

從上圖的對比來看,利潤的走高,往往會帶來日熔量的同步上升,反之,利潤的走低,則會驅動日熔量的下降。所以,價格(利潤)與日熔量的關係是,價格驅動日熔量,而不是日熔量驅動價格。這一點非常重要。

我們再以天然氣玻璃為例來具體算一下賬。按隆眾的數據,目前天然氣玻璃利潤為-219元/噸,這是一個什麼概念?

也就是說,一條600t/d的中等規模生產線,一天就能虧掉13.14萬,一個月虧損接近400萬。

面對這種級別的虧損,加上終端需求遲遲未見起色,並且預期中的“金九銀十”也變得越來越渺茫。玻璃行業基本上只剩下冷修這一條路可以走了。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當前石油焦玻璃,得益於燃料價格的下跌,目前還是剛剛處於虧損的邊緣,考慮到石油焦玻璃占比很高,達到一半的市場份額。也就是說,一半以上的玻璃還是能扛一扛,問題不大。所以,從這個角度,目前的價格雖然對行業造成了傷害,但傷得還不夠深,不夠透,還不足以讓行業通過產能出清(冷修)的方式來實現供需平衡。

因此,不排除玻璃的價格還會繼續下跌,直到成本最低的石油焦玻璃也受不了的時候,直到石油焦玻璃也開始啟動大規模冷修,才能實現新的平衡。

3

綜合以上分析,我認為,今年玻璃行業的壓力比2020年疫情期間還要大,在可預見的未來,玻璃只能通過產能的去化來實現去庫,但這又需要價格的配合。只有價格的下跌,玻璃生產深度虧損,才能倒逼著企業去冷修。這就是玻璃行業目前面臨的“囚徒困境”。

由於今年的竣工面積與2020年大體持平,但當前的庫存水平遠高於2020年同期,所以,我認為,全國浮法玻璃日熔量至少要回到2020年疫情的最低點,也就是15萬噸附近的水平,才能實現去庫和價格企穩。

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這又為未來的行情埋下了伏筆。

理論上來說,2019-2020年是房地產拿地和新開工面積的大年,均創出近年來的最高水平。理論上今年應該是一個竣工的大年。但由於政策調控、疫情影響、經濟下滑等等原因,今年的竣工數據卻在一路下行。

這說明大量的樓盤竣工周期延後,但這個竣工的需求是實實在在的,不然全國將到處都是爛尾樓,這又是國家不能承受之重。

所以,中長期來看,竣工高峰期的需求一定會到來,只是時間無法確定。

考慮到當前還有天量的待竣工的需求,如果玻璃日熔量回到15萬噸這個水平,玻璃企業的庫存能夠有效地降下來,一旦竣工端的需求改善,玻璃又將會面臨一個供不應求的局面,2023年玻璃的行情又值得期待,哪怕2024年需求應該也還是可以的。畢竟對應著最高水平的新開工面積。

但由於今年新開工面積的斷崖式下跌已成現實,2025年開始,玻璃的需求又會斷崖下跌。除非接下來的時間,全國拿地面積又報複性反彈,不然,長期來看,隨著房地產大周期的結束,玻璃日熔要長期低於15萬噸的水平,才能形成供需平衡。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目前擺在玻璃廠面前的是實實在在的庫存壓力和虧損壓力。

都知道未來會好,都不想退出,但都不退出的話,現在受不了,未來也好不了。玻璃行業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囚徒困境”。如何去破解,那就考驗每一個玻璃企業家的智慧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