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美歐加息中國降息?全球通脹“表徵”背後還有深層次“病根”

2022-09-23 17:48 0 views

導讀

當前全球通脹形勢極不均衡。美國通脹率雖高,但得益於能源和糧食自給,可以通過收緊貨幣政策得到緩解。歐洲天然氣嚴重依賴從俄羅斯進口,能源形勢嚴峻,歐元區利率由負轉正的過程將帶來陣痛。中國通脹形勢更加溫和,政策措施靈活性較強。在當前複雜的國際環境下,各國需加強協調合作,聚焦地緣政治緊張、氣候變化、發展不均衡等根本性長期挑戰,最大限度降低“滯漲”風險,維護全球經濟穩定。


作 者

蔡清福:中銀國際董事總經理

黎晨: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中心副教授


隨著通貨膨脹飆升、金融市場動蕩,以及俄烏衝突帶來的持續混亂,全球經濟正面臨“滯脹”風險。所謂“滯漲”,就是一種結合了通脹高企、增長疲弱和大量失業的多重不利局面,類似的情況在上世紀70年代也出現過。

全球通脹的趨勢極不均衡。食品和能源價格是其主要驅動因素,這在全球範圍內造成了嚴峻的經濟問題,降低了世界各地民眾的生活水平。國際貨幣基金組織7月份的最新分析預計,今年發達經濟體的通脹率將達到6.6%,而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通脹率將達到9.5%。隨著美國和歐盟的加息和貨幣政策的收緊,明年全球經濟增速可能會放緩至2.9%。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在美國,美聯儲因在抗擊通脹方面行動滯後而備受批評,但其貨幣政策正通過一系列加息和量化緊縮措施來應對新的形勢。根據美國經濟分析局的數據,美聯儲重點關註的通脹指標——美國個人消費支出價格指數7月環比下降0.1%,為2020年4月以來首次出現月度下降;但是同去年同期相比,這一指數仍上漲了6.3%。

美國是天然氣和農產品的主要出口國,能源和基本糧食生產都能做到自給自足。由於失業率處於較低水平,美聯儲仍有進一步收緊貨幣政策的空間。隨著美聯儲繼續加息和收緊貨幣政策,未來一年美國的通脹上升可能會放緩。

但歐洲的情況則要糟糕得多。歐洲大部分地區的天然氣供應依賴從俄羅斯進口。隨著近期俄羅斯暫停“北溪1號”管道的天然氣輸送,歐洲能源供應吃緊,在即將到來的冬季,挑戰將更加艱巨。歐元區通貨膨脹率7月份為8.9%(同比),8月份更是高達9.1%。其中德國通脹率達到了8.8%,為40年來新高;德國能源價格上漲了35.6%,食品價格上漲了16.6%。歐洲的通貨膨脹在短期內可能繼續上升,出現經濟衰退甚至“去工業化”危機的風險很高。

圖片來源:新華社

歐元區自債務危機紓困以來,已享受了10年的超低利率。自2014年以來,利率甚至降至負值。為了抑制不斷飆升的通貨膨脹,歐洲中央銀行在7月份提高了政策利率,這是11年來的首次,這也是8年來首次將其存款利率由負轉正。對歐元區經濟來說,從負利率向正利率的轉變很可能將是一段艱難和痛苦的過程。

與美國和歐洲不同,中國的通脹仍是良性的。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上個月的消費者價格指數同比僅上漲2.5%,環比下降了0.1%。溫和的通脹前景為中國經濟政策的制定提供了更大的靈活性,可以降低利率和實施財政刺激。隨著供應鏈和物流的恢復,中國的出口增長已經明顯反彈,以美元計算,今年前8個月中國出口同比增長了13.5%。

國務院最近宣佈了一系列促進增長的政策措施,其中包括為政策性銀行增加8000億元信貸額度和6000億元政策性開發性金融工具額度,以支持基礎設施建設和科技創新。此外政府還將引導降低資金成本,以促進經濟複蘇。

圖片來源:東方IC

應對全球通脹不均衡飆升的挑戰,降低“滯脹”風險,需要加強全球合作和國際政策協調。

第一,世界銀行等主要國際組織,以及高收入國家,需要對依賴糧食和能源進口的發展中國家加大援助和支持。急劇上升的通貨膨脹對許多發展中經濟體造成了沉重打擊。從阿根廷、智利到斯裡蘭卡和秘魯,不斷上漲的食品和燃料價格造成了嚴重的社會和經濟不穩定。全球發展政策的制定應聚焦於幫助減輕那些最易受通貨膨脹危機影響的經濟體所面臨的負擔。

第二,政策重點應從需求側轉向供給側。貨幣政策收緊和加息肯定有助於減少過度需求,但對修補供應鏈中斷幾乎無能為力。我們需要真正的國際合作,以緩解地緣政治緊張局勢,恢復全球供應鏈的高效運行。例如,為了幫助緩解通貨膨脹,美國應該取消或降低特朗普政府時期對來自中國和其他國家進口商品加徵的關稅。我們還需要加快在能源和食品領域擴大投資,促進創新。

圖片來源:中國日報

第三,隨著全球貨幣政策環境的正常化和國際分化,我們要警惕潛在的金融不穩定。從寬鬆的貨幣政策和超低利率,到收緊流動性和提高利率的範式轉變,不可避免地充滿了金融動蕩和衰退的風險。今年以來,我們已經見證了全球股市和債市同時出現拋售,以及匯率的劇烈波動。

面對不均衡的通貨膨脹和增長環境,主要經濟體實行日益分化的貨幣政策並不奇怪:美國和歐洲更加積極地收緊貨幣政策,日本繼續保持超寬鬆的貨幣政策,中國則部署新的穩增長政策。在這樣複雜的環境下,我們需要加強全球政策協調,維護國際金融穩定。

我們生活在一個極度動蕩、不確定、複雜和模糊不清的世界。在全球通脹不均衡飆升的環境下,不論高收入經濟體還是發展中經濟體都面臨著巨大挑戰。然而,我們必須認識到,全球通貨膨脹更多的是經濟出現問題的“表徵”,而不是“病根”。當前全球通脹飆升的背後,是地緣政治緊張、去全球化趨勢、不平等、氣候變化加速和供應鏈波動等根本性挑戰。我們需要有效的全球合作來處理這些緊迫的長期問題。

圖片來源:中國日報



責編 | 宋平 劉夏

編輯 | 張釗

關註微信公眾號“中國日報中國觀察智庫”直達往期精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