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而複始,豬周期又現拐點了嗎?

2022-11-21 10:02 0 views

豬肉價格的波動,具有明顯的周期性特征。“豬周期”在生豬行情研究中具有重要的作用,一般體現為3-4年的周期規律。

回顧21年初至今的生豬期貨價格走勢,可以分為如下幾段:

第一階段:21年前3季度生豬價格維持強烈的空頭走勢,從27000多跌到最低13000多,跌幅超過50%;

第二階段:21年4季度進入消費旺季,盤面小幅反彈;

第三階段:22年前4個月,維持長時間的低位窄幅盤整;

第四階段:4月下旬,生豬各合約都走出強勢的突破行情,開啟一輪新的多頭行情,之後進入高位盤整階段;

而10月份後生豬價格向下破位,作為先行指標的行業龍頭股(溫氏股份、牧原股份)也是提前走出下行趨勢,新的豬周期拐點是否開始顯現了呢?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需要先瞭解生豬養殖的周期性特征,然後分析當前生豬供需兩端的情況,最後形成操作層面的指導方針。

01

生豬養殖周期性特征

首先我們來看豬周期形成的原因。從供需層面來看,豬肉需求是相對穩定的,但是供給受價格的影響,有著很強的周期性波動,反過來影響豬肉價格呈現出周期性的波動。

簡單來講,豬肉價格上漲時,養殖戶蜂擁而上,能繁母豬的存欄量增加,結果之後豬肉的供應量也就大幅飆升。由於供過於求,豬價下跌,養殖戶賺不到錢,又把母豬都給賣了。隨後豬肉重新供不應求,開始漲價……從而形成一輪完整的上漲-下跌周期。

之所以會形成這樣的周期,最主要是因為供應沒辦法及時對需求做出反應。加上中國生豬養殖行業分散度極大,大量中小養殖戶的存在,導致這個反應的滯後性變得更強。一個可供參考的數據是:中國前十大養豬企業的市占率CR4(行業前四名集中度指標)只有10%,對比美國該數值是50%。

根據歷史數據來看,一輪豬周期往往表現為3-4年,漲個兩年左右就會掉頭下跌,這背後就是時長約一年半的生豬生產周期,疊加一些政策和疫情等因素對生豬供給的擾動。而下降周期平均也有25個月,這樣一輪豬周期下來差不多是4年。

2022年之後的走勢如圖中手繪的紅色曲線,那後面會怎麼走,就需要我們發揮自己的相像並結合供需格局深入研究了。

行業內在預測生豬價格拐點的時候,非常重視的一個基本面數據是“能繁母豬存欄量”。這個數據相當於我們在分析工業品時的產能,產能直接影響商品的供給量(生豬出欄量)。若能繁母豬存欄出現大幅波動,豬價就會啟動下一輪的周期。

在分析“能繁母豬存欄量”與豬肉價格之間關係時,我們需要瞭解一些背景知識:一般來說,一頭母豬長成能夠繁育的母豬,需要6個月左右的時間。一頭母豬生下一窩仔豬又要大概5個月,包含120天左右的生產期和30天左右的哺乳期。再經過5-6個月的保育和育肥,小豬就變成了商品豬可以出欄了,這樣加起來一輪生豬的生產周期大概是一年半的時間。

所以,從母豬配種到生豬出欄大概需要10個月,如果“能繁母豬存欄量”到達高點之後穩步下降,那從這個高點往後推10個月左右,生豬出欄量將從高點向下,與之對應的則是生豬價格從低點向上出現拐點。

在讀相關券商研報的時候,經常會看到將當期豬價與10個月前的能繁母豬存欄量進行數據疊加,從中可以看出二者之間具有非常明顯的負相關性(如上圖所示)。

回顧今年4月下旬的時候,我們結合能繁母豬存欄的變化情況提出生豬價格將開啟一輪多頭走勢,後來行情得到了很好的驗證。

02

當前生豬供需格局分析

1、養殖利潤

利潤是驅動經濟行為的主要動力。

10 月期間,生豬養殖利潤繼續伴隨著豬價的上漲創出新高,並且因為出售仔豬毛利開始逐步轉正,致使自繁自養利潤開始逐步優於外購仔豬利潤,截止 10 月最後一周,生豬自繁自養利潤為 1175 元/頭,較一個月前上漲 375 元,外購仔豬利潤為 1169 元/頭,較一個月前上漲 366 元。可以看到,自去年 4 月以來,仔豬價格開始逐步開啟上行趨勢,這使得銷售仔豬毛利開始逐步改善,進而形成了當前自繁自養利潤優於外購仔豬利潤的格局。

可以看出,當前生豬養殖利潤基本已經處於了一個高位區間,僅次於受豬瘟影響的19和20年。

2、產能概況:能繁母豬與生豬存欄

農業部和國家統計局的公表數據顯示,截至2022年9月底,能繁母豬存欄量4362萬頭,環比8月增加0.88%,同比去年減少2.2%,目前能繁母豬量相當於正常保有量的106.4%。因利潤回升,淘汰數量下降以及後備母豬補欄增加,今年 2月份後能繁母豬存欄量開始步入上行通道。存欄方面,截至9月末生豬存欄44394萬頭,環比二季度增加3.1%,同比去年增加1.4%,前三季度合計出欄生豬52030萬頭,同比去年增加5.8%。

從數據可以看出產能進入了上升周期,後續產能基礎是比較有保障的。

3、需求情況

豬肉消費過於分散,目前並沒有一個統一權威的標準或者指標進行判斷。不過我們可以通過屠宰數據進行側面分析。屠宰量長期來看是供給的體現,短期來看,從訂單決定生產的角度又某種程度上代表著需求的變化,是銜接供需兩端的重要數據。

2022年二季度屠宰量總體以震蕩為主,其中4月因政策等因素出現了短期波動,6月後即開啟了大幅下行,在7月後即處於低位,中秋、國慶前有一定備貨因素形成短期需求,後期開工率總體仍舊偏弱,直到最近才有一些起色。

根據前期仔豬的恢復、壓欄等情況,一般認為四季度環比三季度整體出欄量應有明顯提升,但10月生豬出欄(屠宰)的體量仍維持較低水平,意味著出欄將更加集中於11、12月。從11月開始,我們已經看到屠宰量在價格下行的情況下有一定程度的增長,意味著即便養殖戶壓欄挺價,價格的支撐短期也已經開始鬆動。

在結合豬肉消費的季節性需求特征分析之後,生豬的總體消費形勢是低於預期的。背後原因一方面是受到高價帶來的不利影響,尤其是在毛豬價格連續創新高以後,屠宰企業加工利潤已經陷入虧損,下游對於高價白條的接受度開始有所下滑,另一方面,11月之前國內疫情防控政策嚴格,抑制消費。

此外,生豬出欄體重也是一個重要的分析指標。商品豬的出欄體重一般在100-140公斤。養殖戶會根據豬價的高低導致的邊際收益及季節性調節出欄體重。

價格水平越高,邊際增重的收入越高,能夠承受的邊際增重成本就越高,因此體重就越高。(體重越大,邊際增重成本越高,邊際增重成本主要來自於飼料成本和養殖時間占用的資源以及死亡損耗的可能性)。

當前豬價處於相對高位區間,商品豬多壓欄至120千克以上,壓欄現象尤其體現在代養農戶和社會散戶。

進一步分析生豬出欄體重和壓欄數據,我們會發現壓欄可以緩解短期市場供應壓力,但後期總體出欄壓力卻是累積增加的。

體重開始增加時,對於供給來說有限製作用,因此短期形成了減少供給的作用,通常也會推動價格的上行;當價格預期無法持續支撐時(價格在包括需求在內的多種壓力下出現回落,帶動預期回落),體重上行可能受到限制從而逐步轉向供給的釋放,而後加速價格的下行;而體重帶來的供給壓力釋放完成後,價格則有望實現重新回到正常供需決定的水平。

目前正處於價格見頂但體重仍未見頂的狀態,也就意味著壓欄生豬還有較大的釋放空間,如果市場不出現擔憂和恐慌的情緒,那麼釋放的過程可能更長一些,反之,這一過程就會變得更加快速和劇烈。

供需格局小結:

1、自繁自養和外購仔豬利潤都在1100元/頭之上,處於高利潤區間(僅次於受豬瘟影響的19、20年);

2、能繁母豬存欄從22年3月開始進入環比增長周期,當前存欄數量也進入明顯波動區間,超出正常波動範圍,生豬存欄量也延續環比增長走勢。供給逐步進入寬鬆格局。

3、10月生豬消費數據低於預期,一是高價抑制了一定需求,轉而尋求替代品,二是疫情防控原因。進入11月份之後,冬季腊肉腌制及春節帶來的季節性需求增量,按照往年經驗會有15%左右提升。另外疫情防控政策的調整,短期是帶來更多的消費需求,還是社會的混亂,目前尚未可知。

4、在近期豬肉價格有所回落的情況下,壓欄現象或將進入負向循環階段,進入供給回升期。

03

交易機會探討

如果把2019年和2022年的生豬價格走勢放在一起,我們可以看到兩個年度的豬價趨勢基本一致,只是在上漲的時間節奏上以及上行的高度上有所差異。結合前述基本面格局的梳理,兩者的相似之處背後是供需格局周期性變化的重現。那麼2020年的行情是否又會在2023年重現呢?

我們可以看看已經上市的23年各月份的生豬期貨合約價格。期貨價格是市場上所有參與者對商品未來價格的預期。從這個角度來講,生豬期貨的不同月份合約之間的價差結構,已經表明瞭市場對於未來豬肉價格走勢的判斷!

從供需兩方的數據上看,供給方面目前產能處於穩步提升的過程之中,情況與19年尾的情況極為相似,豬周期極可能出現新的拐點;而需求方面,糟糕的經濟環境,低迷的居民消費,加上高價格豬肉的需求抑制,即便是即將迎來的季節性旺季,消費的增量配合防疫政策調整等相關利好政策的出現也很難完全承接供給端的增長。如果當前盤麵價格持續下跌,繼而引發出欄擠兌狀況,後續將帶來新的空頭走勢。

從合約的月差結構上,市場已經用真金白銀投出了方向,操作層面來講,對於遠月的主力合約,可以嘗試輕倉佈局中線級空單。

Leave a reply